在小小的城中心逛上一圈即會發現, 布魯塞爾實在是美食愛好者必訪之城, 城裡最多的是巧克力店及餐廳、咖啡館; 且不僅美食散佈城裡各處, 以歐洲首都大城的物價來說, 布魯塞爾的餐廳消費, 可說是相當實惠。

比利時的第一天晚餐, 我們決定從比利時料理嚐起, 參考中、英兩本旅遊書推薦的’T KELDERKE餐廳。’T KELDERKE餐廳標榜以賣比利時傳統料理為主, 位於大廣場(The Grand Place)一角, 就在前一篇有敘述, 外觀貼滿金箔的布拉班特公爵宅邸(Maison des Ducs de Brabant), 那棟建築裡其中一間。 餐廳一半在地下室, 一半在一樓室內及戶外露台; 在地下室那一部份的餐廳, 是用鵝卵石蓋成的拱形地窖, 17世紀是個酒窖, 雖然空間窄小, 但相當有氣氛 。 


除了巧克力、鬆餅, 比利時最著名的食物便是英文名為Mussel的‘淡菜’。將英國的炸魚換成淡菜, 同樣搭配著薯條吃, 即是比利時國菜: 淡菜&薯條(Mussels&Chips)。在比利時吃淡菜, 常會有多種口味選擇, 而且一份是一大鍋滿滿1公斤豪邁大方上桌, 我們點了白酒燴煮/普羅旺斯風味(Moules au vin blanc/ Moules à la Provençale)兩種口味的淡菜。吃到這裡的淡菜, 不得不讚稱, 身為比利時的國菜, 淡菜實在當之無愧啊! 原來, 淡菜是可以如此鮮美肥碩, 特別是普羅旺斯風味那鍋, 融縮了海味與西芹、蕃茄、洋蔥等蔬菜的精華湯汁, 不僅不鹹不腥, 還鮮甜豐腴, 讓大家在吃完貽貝肉之餘, 還搶著喝盡湯汁。 


比利時
也是啤酒出產王國, 上百種的啤酒種類、品牌。 對啤酒外行的我們, 點了最普遍受大眾歡迎的入門款, 櫻桃啤酒(Kriek), 其果香溫潤的口感, 不似一般啤酒的苦甘粗曠, 女生們應該都會喜愛這一款啤酒。


法蘭德斯燉牛肉(Carbonnades Flamandes à la Bière)
, 是法蘭德斯(Flanders)地區的名菜, 雖然現今的法蘭德斯專指比利時北部地區, 但歷史上的法蘭德斯曾包括到法國北部、荷蘭南部地區, 因此在這些地方的餐館, 都會看見這道菜的蹤跡。 有著法式紅酒燉牛肉影子的法蘭德斯燉牛肉, 來到出產啤酒的比利時, 用啤酒取代了紅酒入菜, 慢火久燉的牛肉相當柔嫩, 醬汁則是濃郁芳醇間散發著啤酒的香氣, 拿來沾一旁酥脆薯條吃, 便是最道地的吃法。


啤酒燉兔肉(Lapin à la Gueuze)
, 這道以酸啤酒燉煮的兔肉料理, 也是比利時的傳統菜。兔肉的口感近似雞肉, 卻又比雞肉來得緊實、味道更為細緻, 加上熬煮濃綢的酸甜醬汁, 非常具有鄉村地方風情的一道料理。 其實, 在歐洲相當鼓勵食用兔肉, 因為兔子繁殖快速且產量大 , 若不控制兔子數目, 反而會破壞自然生態, 所以兔肉料理在歐洲餐廳的菜單上很常見。


烤豬腳(Pied de porc grillé)
, 菜單上說是烤豬腳, 但實際上在豬腳表面還抹上芥末醬、麵包粉一起烘烤, 因此吃起來像是酥炸的口感, 外層酥脆而底下的肉香嫩可口, 作法很特別的一道豬腳料理。 只是用的部位筋骨頗多, 其實沒什麼肉, 用刀叉切來吃, 還蠻辛苦的, 後來乾脆就不顧形象地整塊用手拿起來啃食, 倒還乾淨俐落些。 


根特燉雞肉(Waterzooi à la Gantoise)
, 是根特的地方料理, 使用鮮奶油、蛋、蔬菜等材料與雞肉燉煮, 是道濃湯式燉煮菜餚。 這道料理的傳統原始食譜是使用魚肉, 但現今很多都使用雞肉的版本, 後來在安特衛普我們有吃到正宗魚肉版本的Waterzooi。 香濃的蔬菜奶油燉湯汁、滑嫩的雞肉, 是道實在、溫暖的Comfort food(慰藉料理), 不過因為份量頗大, 適合多人分食, 單人食用一盤難免稍嫌膩口。


原本對選擇這家餐廳有些猶疑, 因為根據以往經驗, 通常這種在廣場、市中心, 地點位置好, 又是旅遊書強力介紹的餐廳, 多半是做觀光客生意的, 食物品質大多令人不敢領教。所幸, ’T KELDERKE的餐點倒還蠻合我們味口的, 雖談不上精緻細膩, 卻樸實味美; 也是比利時料理給我的感想: 帶著深厚法國菜基礎影響的同時, 卻又不似傳統法國菜那樣奢華、修飾、拘禮, 而是取其豐富多元之食材運用、純熟之烹飪技巧的優點, 以一種更為質樸、謙遜、實在的方式呈現。

Restaurant ’T KELDERKE
Add: Grand Place 15, 1000 Bruxelles
Tel: +32 (0)2 513 7344
Web: http://www.restaurant-het-kelderke.be/en/welcome/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phieUK 的頭像
SophieUK

泰晤士河畔狂想曲

SophieU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